推背图中的本次中美贸易战争

几年前经常嘲笑所谓的预言书,但接触到金圣叹批注的《推背图》的时候,却改变了这种看法。从文辞、到指事、到历史感,总感觉到它在说着一些什么,它的语言后面在指着一些什么内容。之后,就一直从二个起点寻找其应验程度:一个是金批之后各像,具体是金批的内容与实际内容的差别,如太平天国、八国联军;二是1915年金批本《推背图》公开出版之后到现在的时间内,各像是不是也能够应验,如世界一战、抗日战争。
 
尽管对许多像的看法,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但能被所有阅读者认可的是,现在的历史正在走向第四十四像和四十五像,而四十四像是今后一段历史的总纲,四十五像是将要发生的历史。


 
推背图第四十五像在说什么?最流行的说法是现代的中日二次战争。最创新的说法是苗元一先生的朝鲜二次战争。无论哪种说法,其中的关键点是对“金乌”的理解。
 
第四十五像,甲子轮回为戊申,卦像为蒙,艮上坎下,谶的内容分别为:有客西来、至东而止、木火金水、洗此大耻。颂的内容是:炎运宏开世界同,金乌隐匿白洋中,从此不敢称雄长,兵气全销运已终。
 
卦像显示,两名武士手持长矛腾空而起,刺向放光的圆形物。
 
金圣叹批注说:此象于太平之世复见兵戎,当在海洋之上,自此之后,更臻盛世矣。就是说,当今中国的本土之上没有发生战争和动乱,是为太平光景,但在海洋之上有战争。
于是很多人就顺着这个思路进行推测,金乌为太阳,与日本的太阳旗对应,金乌隐于白洋之中,对应日本国旗的太阳周围的白色,是说日本战败。进而推测,原因可能是因为钓鱼岛。日本占领钓鱼岛是为有客西来、至东而止。中国反击是为木火金水、洗此大耻。
 
其实,历史发展到今天,中日国力易势,钓鱼岛也由日本占主动变为中国主导。日本想占领,也已经没有当日的优势。占领钓鱼岛的可能性大为减弱。如果强行至东而止,如何让中国“大耻”的牌越来越少,除非冒险自毁。即使这样,他的力量相对中国也应该打下问号。另一方面,“金乌隐匿白洋中”,一个国家怎样隐匿?不可能消失吧!而日本本来就是被占领国,至今依然,不然哪有所谓“正常国家”修宪。所谓兵气全销云云不是指现在,因为现在也被人牵着链子,也没有恢复起来,兵气早就销了,只不过主要不是销在中国手下。
 
另外,其实即使有别的国家别有用心,拿着日本当枪使,唆使日本挑战中国,那恐怕就不是仅有一个国家隐匿了,而中国自身一定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,想要“炎运宏开世界同”的话,恐怕一时不易了。
 
所以将此像解读为中日二次战争,实际上可能性极低。
 
推背学的创始人苗元一先生利用卦像原理,将此像解读为二次朝鲜战争。他的主要理有如下几个:一是朝鲜是个太阳国度,国姓为金,国家有太阳节,最高领导日成、正日等。说是金太阳一点不假。二是木火金水可以解读为核,核试为朝鲜对美国的挑战。因为美国的封锁,朝鲜冒险挑衅,使美国“大耻”,于是空中打击“金乌”,从而“洗此大耻”,而使其隐匿于白洋之中。三是卦像显示的方位是东北,而非中国本土。
 
我们同样可以发现,这种解释问题同样不少。一是虽然朝鲜现在仍有太阳节,但最高领导已经没有“日”了,说朝鲜为“金乌”已经变的勉强了。二是炎运宏开不是美运宏开,而是与中国相关,是中国的国运宏开。你很难解释美国将朝鲜打趴下后,让中国国运更宏开。三是整个朝鲜是一个半岛国家,南边还有韩国,只有东西两边有海岸线,说它隐匿白洋之中,确实有些牵强。四是现代朝鲜的的整个历史,都谈不上什么兵气强盛、国运昌隆,说兵气全销运已终,感觉好像从前多么威武强大似的。五是兵气全销而非兵器全销,不是核一类的兵器被销毁,而是战之气被消失。
 
我们感觉到,无论将此像解释为二次中日战争还是二次朝鲜战争,都有许多困难不能说明。因为仍有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进行深化解释:
 
一是两名武士胸口的“心”字代表什么?的确需要注意。全部《推背图》,只有这一像中有图像之中有写的字,并且写的是汉字“心”。
 
这一点少有人提及。有一本书,为了说明某教主能够一统世界,打乱了后边大多数已经排好的顺序。说此像已经过去,并将此像说成二战时美国放的两颗原子弹,因为心就是核,就是核弹,这种打乱顺序完全为教主服务的解说,根本就不值得多谈了。
 
二是至东而止是何意?难道只能是钓鱼岛?日本本岛?朝鲜半岛?
 
三是客是谁?按照流行的说法,推背图提到客就是指敌人。不能是其他?
 
四是什么是大耻?有人说,被日本偷袭珍珠港为美国大耻。有人说,日本占领钓鱼岛是中国大耻。有人说,朝鲜继续核试就是挑战美国,是美国的大耻。难道只有热战才能构成大耻,经济上外交上斗争都不能构成?
 
五是炎运到底是什么运?有人说,炎为二火,表示已经过去的二战。也有人直接将“炎运宏开世界同”连成一体,解释成世界一体化。
 
六是白洋到底是什么?如果说将金乌当成日本或朝鲜,那么白洋只能指海洋。只有这样金乌与白洋才能构成对应关系。所以理解白洋,只能先确定金乌才行。
 
七是最重要的问题,金乌到底是什么?在本像中,金乌应该是个根本问题,断定了金乌的指向,就应该明确了本像的问题。但金乌只能与太阳有关吗?其它如金色、圆形、图案有鸟,与金融相关、与黄金相关难道不行吗?
 
解读推背图确实很难,难的原因在于推背图只是指出意像,并不详解意思。一定意义上说,作者也不能说出某些意像的确切含义。这一切源于本书的产生方式。按照正常的途径,当确定某一卦时,连同其互卦、通卦、覆卦,连同构成某一卦的八卦,一同形成像、谶、颂,而每一卦对应很多种意像、也同时对应很多种图像。选择什么意象和图像,取决于作者对相关联的卦像理解和直觉。几项对应一体,才能形成一完整的卦像。这时候,作者对其解释,也只能依据卦像的内容,进行逻辑自洽的排列。至于什么时间、什么地点、主人公是谁,发生了什么事件等等,作者也不能全部知道。作者比读者多知道的可能是他所否定没有使用的内容。读者比作者多知道的就是已经发生的对应的历史。因为这样,后世就可以根据意像,来作出各种附会解释。
 
解释推背图的困难还在于,解读者一般对自己身边的历史比较熟悉,往往将未来解释成当下,将远方当成了身边,抓一点不及其余。这样一来,多个解释者就出现了多种解释方法和多种解释内容,从而引起了解释的混乱。
 
解读推背图的困难还因为,既有的思想和观念、语言和语词的干扰,词意延续传统的方法和用法,使用自己知道的意思和传统存在的意思,战争只能是热战和实战、只能是分疆裂土、只能是军火和杀人,只能是兵火战争。
 
联系到金圣叹所解读的推背图,可以看出,对于既往的已经发生过的历史,金圣叹的解读基本上可以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。而对于未发生的历史,他的解读应验正确的就少的可怜。最典型的是对太平天国一像的解释,将洪水滔天苗不秀解释为水灾,是太平时期的一次水灾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太平不是太平盛世,而洪水滔天苗不秀却成了洪秀全。
当今中国已经与世界越来越一体化,炎运宏开的炎运也就是红色中国的国运。因为古代中国有五行相生相克的思维方法,当这种方法应用到朝代更迭时,就有了朝代德运。某朝是某德配某色,德色相配。本朝是前朝相生的、或本朝是克前朝而生的,从而就增加了本朝的合法性。其实,哪个朝代是什么德色,民间和学界并不统一,也没有一个可测量的公认的意见。以汉朝为例,汉是统配什么色?整个西汉一直在争论不休。最后还是光武帝一锤定音,我们是红色,配火。后世认为,某朝的德色关键还在于本朝使用的吉祥色。
按照这种理解,没有比使用炎运来适配红色中国更合适的了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成炎黄子孙之运。
 
应该说,炎运宏开世界同所表述的意思算是比较清楚。中国国运昌隆,融入世界,并被世界所认可。这一点既是本像的背景,也是本像所展示的方向和未来。在当今世界,能给中国以国耻,能让中国武士挑枪应战的,恐怕只有美国。如果是美国,那武士的汉字之“心”代表的是什么?联系到当下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争,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断,本像推背图所说的战争不是常规的热战,不是国土之战,不是兵火武器之战,而是贸易战。
 
是的,是贸易战,并且就是本次开始的正要进行的或打或谈的贸易战。还会是如果本次打不完,以后接着打的贸易战。
让我们看看,如果将本像理解为中美本次贸易战是否合适。
 
首先是中国武士之“心”,这心就是被美国对中国禁售的“芯”。而中国武士用中国心挑战,说明结果是中国人生产制造出了“中国芯”,而中国心所挑战的并不是美国芯,而是“金乌”。
 
其次是美国的“金乌”,美国的金乌是什么?看看中国关于金乌故事就会知道。在中国古代神话里,红日中央有一只黑色的三足乌鸦,黑乌鸦蹲居在红日中央周围是金光闪烁的“红光”,故称“金乌”。所以说在美国或当今世界,最像金乌的是什么?应该是美元、美圆、美金。美元作为世界货币,应该是当今世界最能够对应黄金的,最有实力的货币。
 
最有意思的是,美元最初不但对应黄金,有部分美元铸成金色,而且其中一面铸有鹰徽。有个很有趣的例子。小说《笑傲江湖》中,衡山派有个叫鲁连荣的,外号叫“金眼雕”,江湖人嫌他多嘴,都叫他“金眼乌鸦”。乌鸦与的雕的关系在非分类学上就是这样的。生物意义上的三足乌鸦没人见过,金色,圆形、美圆、金融、乌鸦。不就是活脱脱的金乌吗?
 
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被挑战之后,其世界地位滑落,成为一国货币,或某一地区较为强势的货币,从而由金到银,隐匿于白洋之中。而白洋就是普通的货币之洋。作为中国人,如果对“大洋”这个词还有记忆的话,就会对此有所领悟了。银元为银洋,可以理解为其坚挺不如金币的货币。
 
让我们从头综合起来开始谈起,因为中美贸易战开打,美国对其本国产的部分核心技术产品加强出口管制,对中国或中国部分企业禁止出售。这其中的重点就是芯片,而对于操作系统这个“心”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会被禁。客到东方,入不了国门。这应该就是所谓的“有客西来,至东而止”。在中国古代,我们一直将人当成客。西方学术传入后,物相对人于而言,也成了客。所谓主体客体。现在的世界形成了全球化分工体系,市场化程度达到相互依赖的程度。外来品也就成了客。如果原来的芯片类产品中国可以进口,而贸易战开打后,对中国实行了禁售,芯片可以从西走到中国之东,但却走不进中国,只能是至东而止了。但现在的中国的确还有不少核心的技术还没有掌握,如果贸易战开打,中国只能接受。被禁售对中国来讲是一种耻,如果被逼迫让步,从而签订城下之盟,更是一种耻,是一种大耻。因为这种贸易战要有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,所以当大战打到胸口写有“心”字的武士持枪挑战美国的金乌时,战争应该就要结束了。中国所使用的武器是“木火金水”。与流行的看法不同的是,木火金水,可以表示五行缺土,但并不全表示五行缺土。而是用木来代表工,古代中国只有木才能造成多种制品,木火就是工业制品涌出,金代表金融,金水就是货币流、资金流。总起来说,就是工业战和金融战,而工业战的关键在于掌握核心技术如芯片的制成品,金融战的核心就是货币战。经过此贸易战,美元被打下了神坛,其地位只相当于一国货币,或地区较强势的货币,从而完成了洗此大耻。而此后,美元己无力成为世界货币,从而隐匿于白洋之中,兵气全销,进而运气终止。人民币是否能够取代美元而成为世界货币?炎运宏开,世界一体,中国挑战,金乌滑落。是完全可能的。
 
需要明白的是,贸易战不会只是一个短时行为,打打停停,或打或停,应该作好N年的准备。从现在到未来的几年内,都会相伴,直到美元霸权结束。
 
推背图作为中国最著名的预言书,推测了中国近二千年的国运。其间所涉及的未来社会形态,不但当时的人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,就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,也需要不断的更新理解,才能理明白其新形式,看懂其社会运作的新机理。贸易战、科技战是我们没有经历过的新战争形势,经济危机也是中国古代人没有接触过的劫难。如果在新的社会形态下,战争以别样的形态展现出来,用传统思维和认知想象不到,在描述时所使用语言,只能是当时的语言。因而现代的我们,理解千年前先哲们所书写的现在,就必须扩展语言文字的范围,从而使其逻辑上自洽。
 
我们在使用传统的思维方法上,比起先贤的确很愚钝。但在观察正在发生和已经露出端倪的事态上,先贤已经指出了方向,在他们的提醒下,我们还是应该能够有所觉察和警醒。
 
本文动笔时,美国代表团来到中国。本文结束初稿时,美国代表团刚好离开中国。本次贸易战会如何结局?本次贸易战能不能一战定终身?未来会不会有多次贸易战?未来的贸易会如何走向?我们只能拭目以待。